知楠行邶。

干净透明,问心无愧。

【安雷/ABO】擦枪走火

呜呜呜,爱你!承包这个礼!!

锅底的鱼:

*ABO世界观设定,双A,脐橙。一辆现代PA小电驴。
*设定安雷双方均无女性生殖器官,没有生殖腔没有腺体,安全开车,开得放心(?放一段预览,其他走链接。投喂 @知楠行邶。 ♪


*上车。



雷狮没有给他机会辩解。他用手指直接抵住安迷修的嘴示意他不要说话,低头凑近他的后颈。他在同一个地方舔舐,一开始安迷修还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就明白了雷狮在做什么。那个地方是Omega性腺的所在地,尽管他没有,但是这种常识还是有的。



他咬了下去,非常粗暴地咬开了那个根本没办法形成标记...

么么么♞

锅底的鱼:

和我邶一起完成的双人问卷!主要内容是德哈,安雷,茨狗!♪ @知楠行邶。

〈安雷〉理想国〖一〗

*中长篇左右的架空paro
*ooc有,我流超耿直的安哥
*给我礼 @锅底的鱼 的小甜饼♫


“雷狮出逃了。”


这是安迷修今天听到的第一句话。


他刚从浅层睡眠中清醒过来,尽管仍然有些倦意,他还是勉强揉了揉眼睛,试图让自己赶紧清醒过来。


当他把一把凉水掬起并泼在他的脸上时,广播中的晨间新闻正好开播。


主持人干巴巴的声音经过电磁波传出来而带了几分冰冷质感。安迷修猛地一晃神,“雷狮”这个名字悄悄地从他耳边一闪而过,就像晴天白日下突降的一滴雨滴,转眼就被蒸发干净。他没有再多想,继续进行今天的早起准备。


普通的一天又开始了。


安迷修出门前特意看了看...

♪邶邶的梗堆

老规矩,茨狗校园paro(…)
大致内容就是双向暗恋!
狗狗是风纪委员,酒吞那小团体一堆人逃课,每次第一个就去抓茨木。狗狗觉得每次都去抓茨木,茨木应该很烦他,抓了又不知道怎么办,但还是想去和他有个接触的机会。
茨木就是单纯想和狗狗来个肢体接触(…)

〈茨狗现代paro〉雨邀故人归〖上〗

*老梗,破镜重圆
* 给我家礼礼的小甜饼!@你的喻礼。 


每年的雷雨时节都是那么漫长,既是酷暑,也是闷热。而今年,它来得又是如此得快速,甚至是措手不及。


大天狗正站在公司大厅门口,抬头透过玻璃门就足以看见阴沉云厚的穹空,豆大的雨点来势汹汹。


此时他的外套早已沾湿了几块大的痕迹,额前几缕湿漉的碎发耷拉下来。与平日的孤僻淡然,更夸张者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不符,反倒是增了几分无措的“活气”。


虽说车站只在不远的两百米左右处,但这么跑过去也肯定会淋湿。大天狗准备直接跑到车站。


他努力深呼吸了几口,放缓心情。结果不...

〈叶修中心〉我们所爱的他和他的荣耀


  


  
五月末的H市总是给人一种焦躁烦闷的感觉。虽然立夏已过,夏至还早,灼日席卷着高温却已经笼罩了整个城市。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唯一与往常不同的是,兴欣战队的队员们在老板娘陈果的号召之下开始了半年一度的大扫除。


无视几个日常打闹拌嘴的家伙,苏沐橙倒是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哼着轻快的小调,还一直在认真地整理房间里的杂乱角落。
  


  
上午的阳光明亮而又刺目,直直透过玻璃窗照进屋子内,因走动而扬起的细尘汇聚出了光线的路径。
  

“呲啦——” ...


乱七八糟的不知道什么的茨狗paro

茨木想知道大天狗是个怎么样的妖怪。

也许,他是春来一劲竹,风骨独高尚存孤傲。云顺三千路,百叶掀翠浪。

他的眸色澄澈,没有狂风暴雨式的热烈情感展露,只有清明与无冀。

当茨木童子第一眼所看到大天狗,狩衣端整,纯墨黑色的羽翼长昂全展,暖晕阳光照射其中似乎把它染成了鸦青色调。

他翩然而降,敛了翅羽,明朗光线毫无保留地笼罩在他的身上,于是他那湛色的眸子映着几番碎光流转,不起波澜。

这一刻突如其来的心跳急速,也许就是人间长传言及的“一见钟情”。

是妖看不透,是人猜不明。
无论如何,全都是喜欢你。

© 知楠行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