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楠行邶。

干净透明,问心无愧。

〈圣白〉离人空挽

*ooc有,一直想写的一个片段!
* 投喂!@🐧 


圣火令要离开中原了。


当白虹剑听闻此消息时,圣火令正垂首专注地翻阅文献。屋内没有多余富丽的装饰,显得有几分空荡。桌几上的瓷瓶里端正摆了几枝未开的腊梅,幽香反倒是迫不及待似的盈满室内。


圣火令随意地翻动了书卷的一页,语气也是相同的漫不经心。


“明日启程离开中原,不必忧虑。”


白虹剑写字的动作顿了一下,下一秒便恢复了常态,顺着微颤而抖出的小墨滴,重描了一遍字。
他略微翕唇,舌尖上的字又被咽了回去。原先想说的那句话,他也突然忘记了。短暂的缄默在此刻显得有点尴尬。于是,一句中规中矩的回复被他说了...

帕卡。关于结束。

说好是小甜饼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噗通一声膝盖一扔:

……嗨。向他们打招呼。
(总在上交作业的前一天摸鱼)


“所以呢?”
“没什么。”
是衣料摩擦的声音,帕洛斯自后方过来,手臂环在他腰间,脑袋搁在肩窝,卡米尔的围巾皱了,脸被白发蹭得很痒——那个现在看起来没骨头的家伙似乎是在犯困。
可眼睛还睁着呢。
他们在狭小的二人空间里沉默,呼吸与心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候合上书的声音就格外清晰,然后他们就做了最后一次,在长久的静默里。接吻,爱抚,吮咬。帕洛斯离奇地没有说话,他抓着卡米尔的腰把自己送进去,几个呼吸后抬头,然后看见了一双沉默的蓝眼睛,像天空也像深海,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他,褪去了衣...

〈雷卡〉那次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ooc有,稍偏亲情向。
*全是私设 。
*嗝,把我的小甜饼快交出来@噗通一声膝盖一扔 


雷狮第一次注意到卡米尔的时候,看起来有点狼狈的小孩子正在被勒令罚站,尽管他没有犯什么错误。

匆匆的一眼而已,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记住的事。那时的雷狮也不过九岁左右,没有多大的恶劣心性,浅紫色的眸底是皇家天生的傲气锋芒。


对于卡米尔这个“私生子”,雷狮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没真正见过面。如今一看,不过是个懦弱无能的孩子,怕是被那个女人为了荣华富贵而痴想妄想送进来的吧。


雷狮反倒是有点好奇这个弟弟的模样,会不会真的和他长得很像呢。

他想去看,于是他也这么做了。...


仿佛一夜偷渡…。all800出的。

堆一下欠的债。

雷安雷。
生贺,阴阳师安×狐妖雷
校园pa,初一雷×高二安
科幻pa,外星人雷×地球人安
半原著背景的ABO车
黑手党pa
武侠pa,怪盗雷×剑客安

圣白。
酒后车。

德哈。
校园pa
原著,be

〈圣白〉北地无家

*圣火令×白虹剑
*又狗血又ooc
*写完啦,夸我夸我。 @🐧 


二月末冬将过,檐角飞燕覆冻三重雪,料峭春寒拂冷意。本该是呆家怠懒的大好时光,此刻的白虹剑却被硬唤去了昆仑山顶。


白虹剑天生体质畏寒,即使是练武多年,这情况也改善不了多少。到了寒冬腊月,照例是四肢冰冷乏力,暖炉天天抱在怀里,更是懒于出门。


明教之中谁有那么大的面子,能让白虹大护法大冬天的出趟门呢?


自然也就只有圣火令了。


白虹剑足尖轻点,几步几跃借着轻功很快攀上了山顶。不出所料,圣火令坐在岩石之上,眺望着远景。


大雪还未停,圣火令的长发上落了层稀疏的雪花...

〈帕卡〉试胆大会

*私设是怕鬼的卡卡。
* 嗝!@噗通一声膝盖一扔 


月光泠泠,幽木森寂。


卡米尔独自站在空旷的荒地里,一栋废弃的民宅在眼前矗立。可能是心理作用,总有几阵阴风绕着他的耳边吹拂,低颤的泣声若有若无。


卡米尔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决定把羊绒围巾又向上拉了些。即使这样,打着圈的寒冷气流仍然固执地钻进他的衣底。


他有点懊恼地想,为什么要来参加。


停顿的脚步迟迟不肯抬起,卡米尔闭上了眼睛,咬了咬牙还是前进了。


不知道这栋宅子有多少年的历史了。当卡米尔踏进去的时候,非常符合恐怖片的套路——水晶灯摇来摇去,光线也是忽闪忽灭的,老式钟摆秒钟来回敲击的...

帕卡那辆车。

\斓斓/love!!!

噗通一声膝盖一扔:

……还蛮短,你们就当肉沫沫吃吧。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反正他俩都没成年是不是?
链接在评论里也会放一遍。


疯了、真是疯了。
彻彻底底地疯了。
卡米尔甚至抑不住那声带着闷音的喘,这时候帕洛斯环着他的腰直直接接拿手切入重点,下颔抵开红巾,鼻尖触上后颈,又撩出有着颤的吐息。
……疯了。


雷狮海盗团难得的分头行动,七天后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相会,这倒是一直以来的习惯,没谁觉得有什么不好。积分是靠自己赚的,等级是靠自己练的——天经地义,谁都不例外。
但现在这情况就有点出乎意料了。


https://m.weibo.cn/3754474303...

<帕卡>尝试

*校园paro

* 嗝。@噗通一声膝盖一扔 


悠闲的午后,晴朗的天空,无云也无风。


原本是应该在班级内午休的。卡米尔稍微拉松了一点自己的红围巾,双臂相并像是围出了个私人领域,埋头躲在里面准备享受休憩时间。然而,帕洛斯并不打算让他安稳睡着。


卡米尔感觉到了有人在拍他的肩膀,力道很轻但不容忽视。他抬起了头,有点恍惚的视线正撞入对方满是笑意的瞳里。


下一秒,是唇上的柔软触感唤醒了他尚未清明的意识。


他们在亲吻,在午休时间的教室里亲吻。


卡米尔试图推开他,而帕洛斯仅仅是做了个“嘘”的口型就让他放弃无用的抵抗,加深了这个吻。他们的唇瓣彼此厮磨,对...

〈帕卡〉樱花树下

*校园paro
*but不太好吃,带@噗通一声膝盖一扔 他们的亲亲下次写(…)

卡米尔没想过他会喜欢上一个狡猾狐狸。

一切来得都是那么迅速而又措手不及。不过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清晨,卡米尔站在学校后花园里盯着怒放的早樱发呆,微风吹来春天暧昧的气息。


帕洛斯就是在这时出现的。


当刻意放重的脚步声响起时,卡米尔警觉地反应过来,转头望向了不速之客。

卡米尔是见过帕洛斯的。他知道那是经常和雷狮大哥一起厮混的家伙。他对这种人一向没有什么多余的好感,笑容也从来不会留给他们。


卡米尔眉尖稍微皱了一下,悄悄表达出被打扰的不满心情。又立刻收敛了情绪,放弃了对他的注视,继续凝视那棵...

<雷安雷>沸腾之冰

*神秘博士paro

*ooc有,安雷安无差啦

*卡文期,以后再修,随便写点练练手,顺便卖个英剧《神秘博士》安利。


——在你的双眸里看到的是跨越光年万里的距离。


咸腥的海风跟随海浪往岸边的崎岖礁石上拍打,它轻声呼唤着大海的名字。贝壳慵懒地趴在沙滩上经受阳光洗礼,腹内侧的螺旋花纹标明了它所度过的岁月。呼啸澎湃的风浪声吞没了来人的脚步声。这是独属于夏日岛屿的慵懒。


安迷修只花了五秒钟来到这里,实际上他已经穿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在他走出塔迪斯的一刻,还是不经意被外界热烈明朗的阳光晃了双眼。他的指尖在塔迪斯入门上蓝黄双色的相交处停留了几秒钟,转而

如果说是梦想,那就去毁灭式地拼命啊!光说大话谁都会。
如果说是暗恋,那就去不要脸地追求啊!万一他喜欢你呢。

© 知楠行邶。 | Powered by LOFTER